汞盡城衰后,“汞都”斷腕重生
——“中國汞都”萬山闖出資源枯竭區“逆轉”之路
 

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      

2014-03-10 17:07:07   來源:新華每日電訊   

 

湘黔交界、武陵山脈深處,“汞都”萬山記錄著中國工業興衰的歷史滄桑。這片“聚寶盆”曾作為工業重鎮“紅極一時”,卻終因竭澤而漁掠奪開采而資源枯竭、汞盡城衰。

“萬山壓頂、沒有退路,唯有背水一戰突出重圍”,依靠“產業原地轉型、城市異地轉型、民生保障托底”路徑,萬山危難境地尋找生機,開拓資源枯竭地區轉型新路。

汞盡城衰,“壯士”逆境斷腕謀生路

萬山,因汞而建、因汞而興,也因汞而衰。

汞儲量世界第三、亞洲之首,上世紀五六十年代,為建“中國汞都”,萬山被列為縣級行政特區,五湖四海的人才在這里匯聚,最繁華時有“小香港”“小深圳”之稱。

可是,“殺雞取卵”式掠奪性開采埋下了巨大隱患,曾長期擔任萬山特區區長、區委書記的饒正海回憶說,竭澤而漁的開采留下漫山遍野的礦渣,松散的礦渣堆積體遭遇降雨形成山洪,全區三分之一田土流失,水利、電網設施頻遭沖毀,土壤、河流被污染,溪溝魚蝦絕跡,大面積采空區導致地面塌陷不斷。 

特區從“特富特好”變成了“特窮特差”,全區財政收入最低一年只有300多萬元,還不夠應付水電費。進入本世紀后,萬山汞礦資源枯竭,于2002年被政策性關閉破產。7800余名礦區居民失去了生活來源。礦區群眾為待遇、住房、醫療和就業等頻頻上訪。

8歲的謝望軍曾是貴州汞礦質檢科一名技術員,汞礦破產后,他跑過出租車,還去浙江打工。他說,汞礦工人家里通常是一人養活一家人,“到了冬天,每家都要像藏寶貝似地把煤棚看好,怕被偷了”。

“歷屆萬山區委政府不斷探索脫困出路,種過烤煙、栽過蔬菜、養過豬,但始終未能從根本上解決萬山的發展問題”,萬山區委書記湯志平說。2009年,萬山被國務院列為全國第二批資源枯竭型城市,萬山脫困轉型進入新的起點。

挖掘存量釋放增量 “雙轉型”驅動“逆轉”之路

“汞盡城衰”,產業轉型迫在眉睫。但“轉型”兩個字對萬山來說卻重如泰山,發展的路上不能再“摔跤”了。

銅仁市委書記劉奇凡說,萬山區要走出發展困境,必須創新加實干,突破傳統思維,探索資源枯竭區轉型發展新路。全區干部改進作風,問政于民、問計于民、問需于民,2011年初,特區確立了“產業原地轉型、城市異地轉型、民生保障托底”的轉型發展思路。

“雙轉型”模式,讓萬山走出了一條蛻變重生之路。

汞資源枯竭了,但技術人才還在,廢舊資源還可再利用。發揮老工業基地和技術人才優勢,萬山規劃30平方公里“轉型工業園”,由資源型汞業向技術型汞化工轉變。截至目前這個園區已入駐69戶企業。
由原萬山汞礦工人再創業組建的銀星汞業公司,先后開發出300多項新技術新工藝,企業生產的氯化汞、低汞觸媒、金屬汞等系列產品,占據全國同類產品70%的市場份額,其中銻汞分離技術居世界領先地位。
“騰籠換鳥、異地轉型”讓逼仄的萬山區突破大山阻隔,展開“飛翔的翅膀”。

國家財政“輸血”,為轉型可持續發展提供支撐

5年來,萬山轉型得到中央、省、市大力支持,國家財政轉移支付累計投入48億元為萬山“輸血”,重點安排民生項目7大類48項,為萬山轉型可持續發展提供強有力支撐。

84歲的廖書順和湯治衡老夫婦,從湖南來到萬山已經57年,去年,他們從“棚戶區”搬進了犀牛井保障房社區,住進三室一廳的廉租房。這套90多平方米的房子,他們只需支付2.8萬元。此前,他們一家三代人在30平方米的工棚里住了近30年,沒有廁所和廚房,用竹篾做的墻體透風漏雨。

5年來,萬山投入2.3億元在老城區和謝橋新區修建廉租房4080套。今年將繼續新建廉租房、棚戶區改造房2700多套,低收入居民將徹底告別無房和破舊房的日子;原貴州汞礦退休職工養老金由2008年人均1045元增加到2013年的1994元,5年中增長近1倍。

“破繭重生,羽化成蝶”,銅仁市市長夏慶豐說,5年來,通過艱難轉型,萬山生產總值由2008年4.6億元增加到2012年20.8億元,財政總收入由0.65億元增加到2.3億元。到2016年,萬山將建成全國資源枯竭型城市轉型示范區。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[新華網]從“賣資源”到“賣技術、賣文化”
下一篇:[貴州日報]看萬山紅遍

分享到:
收藏
足彩进球彩开奖公告